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解读

专家解读

专家解读返回

关注!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做客央视《新闻1+1》,解答关于学生体质健康问题

发布于:2020-11-11

视力、身高、体重、心理......2016到2020,全国学生体质健康又出现了什么趋势?全国学生百分之二十五的达标优秀率又该如何实现?4月23日,央视《新闻1+1》栏目连线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解读关于学生体质健康这份“未来”的报告。王登峰司长说了哪些内容?一起来看↓↓↓

数据背后的孩子体质健康变化

白岩松:王司长您好,刚才公布了两个数据,还有一个相关的数据,那就是学生体质健康达标率的动态变化。全国不及格率16年是12%,19年出现了挺好的下降,但20年又回到了12%,没太变。优良率却由16年的26.5%到了20年的33%,显然有了一个比较大的提升,您怎么看待数据的这种反映?不及格率变化不大,但是优良率在提升。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这应该是最近这几年从教育部到各地的各级各类的学校都更加重视学校的体育课、体育锻炼和课间操的推进。学生的体质健康问题,是从党中央到社会各界都广泛关注的一个问题,而且从教育部、从国家各个层面都下发了很多的文件去进一步强化学校体育和体育锻炼。从小学升初中不再考试,到初中升高中要加入体育的测试,所有的这一切其实都在鼓励各地各校加大体育锻炼和体育课时。这是我们最近这几年学生体质健康出现了明显好转的最主要的原因。当然,社会各界对这个问题的关注也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大家都普遍的认识到体质健康,身体健康,对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光明的未来都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性的工作,所以说这方面的进步应该说是显而易见的。

白岩松:王司长接下来有一个数据是很有意思,我们的体质健康达标率不及格,在小学生情况是最好的,不及格的只有大约6.5%,然后就逐渐增长,像中学的时候就加大了,高中的时候进一步加大,大学生最惨,达到了30%,中间发生了什么?您怎么看待小学生及格率非常高,而大学生及格率如此就相对比较低。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这应该说跟学生体质健康的状况也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小学生他们的体质健康水平最高,到了大学相比高中初中甚至小学都有了明显的下滑。这里边从学制或者是教育的政策来讲,小学生应该他们没有任何的升学的压力,小学升初中都是就近就便入学,也不再举行入学考试和升级的考试,所以说在小学里边推进素质教育,学生全面发展,课程安排也没有那么紧张,课余的作业各方面的压力都比较小,所以说小学生能有更充分的时间进行体育锻炼和其他的活动。而上了初中一直到高中乃至升入大学之后,学习的压力在进一步的提升。

另外可能很多人并没有形成良好的健康的生活方式,锻炼的习惯没有养成,所以说在课业负担加重的情况下,再加上升学的压力,他们的体质健康水平可能就会出现明显的下滑。那么可能这个数据并没有突出的显示出来。从初中来讲,初一到初三,他们的体质健康水平是在提升的,到了高中的时候应该说在中学阶段是学生体质健康在高一是最好的,但从高一以后一直到大学,各个年级是在逐年的下滑,这进一步的体现了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学生健康的生活方式和锻炼的习惯并没有很好的养成, 二是高中阶段过重的课业负担以及在升大学的时候,体育和体制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影响,这可能也会影响到高中生锻炼的这种积极性。

白岩松:

另外从30%的不及格大学生的不及格率来看,我们相当多的大学生是比较懒得不太动。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这应该说从大学来讲,很多人期望到了大学学生因为没有了更高的升学的压力,他们应该会有更多的时间去从事体育锻炼或者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提升综合素质。可实际情况可能并没有像什么期望的那样,一方面在大学里的体育课一二年级还是有的,但是对他们的要求其实跟我们在中小学是一样的,没有非常明确的体育课要达到什么样的目标这样的一个明确的要求。而且由于大学里面学生们的生活兴趣会更加的丰富多彩,很多人可能更多的受到学业或者其他事情的吸引,而体育锻炼体育竞赛的活动参与的非常的少,所以这可能也是到了大学之后,反而体质健康水平会更进一步的下滑的一个原因。

白岩松:接下来有一个反向,在超重和肥胖比例方面,虽然说我们整个达到了24.7%,在20年的时候这样一个比例,4个里头有一个就是超重和肥胖,但是大学生的肥胖比例是最低的,2020年只有5.5%,中小学则超过10%,这种现状是否很让,比如说您就感到担心,小胖墩是蛮多的。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对,实际上超重的问题在中小学应该是比较普遍的。这里边其实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体育锻炼的习惯养成方面,以致在课业负担方面、还有包括饮食管理、作息时间管理等方面都是存在着很多需要改进的问题。其实最近教育部连续印发了5个规范性的文件,包括作业管理、包括睡眠管理、包括体育锻炼、体质健康,还有课外读物等等,手机的管理,这些其实都是要帮助我们的中小学生能够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同时能够远离影响体质健康和影响视力的一些不良的或者说不合适的一些活动,比如说手机的管理这方面应该说是非常有必要的,可以让学生更少地去受到电子屏幕的影响。而且因为电子屏幕可能会让很多孩子会形成一种依赖甚至上瘾的行为,我想这可能也是从教育部推出的5项管理来讲,也是着眼于提高学生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学习方式。

白岩松:还有一个数据显示的也非常有意思,其实我们过去几年的时候是呈现变好的这样的一种大的趋势,但20年显然疫情使它反弹,很多指标又有点往回来,这是否说明着我们很多的学生是没有自律的锻炼的这种习惯,而学校里的体育课更显得尤为重要。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对,应该是存在这方面的问题,从疫情期间的情况来看,一方面可能很多学生并没有在平时就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包括每天锻炼的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这在疫情期间又受到客观条件的影响和制约,所以说他们的体质健康状况出现下滑,包括肥胖的增加、近视率的上升等等,这些问题应该一方面是对于疫情的影响,但另一方面就像你刚才讲到的,可能我们也需要去培养孩子们日常的健康的生活方式,和养成良好的体育锻炼的习惯。

这些数据需要采取怎样的政策来进行改变?

白岩松:王司长,你看前天教育部发的关于加强中小学生体质健康管理工作通知,其中包括有着力保证学生每天校内校外各一小时体育活动时间、全面落实大课间体育活动制度。中小学校每天统一安排30分钟的大课间体育活动,这是怎么思考的?主要去从事什么样的运动,更重要的是这些好的政策怎么去落实呢?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从管理文件来讲,它要达到的目的就是把原先已经有的政策能够作为一个管理的项目,要求各地各校都要真正抓好落实。那么从刚才的片子里其实也反映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师资和场地设施的不平衡不均衡的问题,所以从这个文件来讲,它要求的是要把课上好,同时把活动的时间能够保障。那么这样以来,其实在老师并不是那么专业的情况下,学校也可以因地制宜的去组织一些相关的体育项目去进行教学。我们也鼓励因地制宜地把当地的传统体育项目能够引入到学校的体育课堂中来,主要是要确保孩子能够学会1~2项的专项的运动技能,同时能够保障他们的体育课和体育锻炼的时间。

白岩松:

这是硬指标吗?还是先是提倡?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现在是硬指标,那么从具体来执行的过程中,我们也希望各地各校要加强督导,而且要把这方面落实的情况作为学校、校长和当地教育行政部门进行考核的一个重要指标。

白岩松:我们的相关体育教师的缺口不小,尤其在很多比如说经济欠发达地区和交通不太方便的地区,未来的解决思路会是怎么样的?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国家可能或者我们也鼓励各地要制定学校体育教师强化的一个三年行动计划,力争在十四五期间能够基本满足学校体育教学的需求,这方面是一个硬性的要求。同时现在各地也在因地制宜的推出了很多相应的解决办法,包括有的地方政府就专门拿出事业编制,由政府来购买服务去聘请这些人,然后再把他们分到各个学校里面去,而且国家的支教计划也在不断的推进,同时也鼓励社会各界有志于做好学生体育方面的指导的人能够参与到工作中来。也就是说我们要多管齐下,要确保学校的体育课和学生的体育锻炼能够按时如期的举行。

白岩松:您刚才已经用了“督导”这个词,因为在这份文件通知当中,其实“督导”这个词是明显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怎么去进行督导?比如说有些学校不要说课间30分钟将来去执行,课间10分钟都是安静的,不让学生出来活动,甚至上厕所都要分批的,怎么去进行更好的督导落地?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一方面就是从国家层面,我们的国家督学,教育部的国家督导局会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加强巡视和督查;另一个方面,我们要求各地的督导部门要真正做好对各地学校体育工作开展情况的督查和检查,而且发现问题之后要及时的进行汇报和沟通,能够确保各地各校能够在学校体育课课时和学生课外体育锻炼方面真正抓好落实。而这里边我们并没有去硬性的要求体育课必须上到什么程度?必须开设什么样的项目?这可以根据各地各校的实际情况来进行,但体育课得上,课外锻炼必须得做。

白岩松:在这份文件当中还有一个提法是跟过去不太一样的:积极推广中小学校选聘健康副校长,怎么理解这项工作?它是强调它的专业性,还是强调它的专项性?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既强调专业性,也强调专项性。健康副校长,其实不一定是学校的副校长,而是在社会上,比如说卫健部门、包括医生、包括安全这方面的专门的人士,由学校来聘任他们兼职做副校长,来指导学校开展好我们的健康教育、卫生管理、包括校园的体育活动。

白岩松:我们一开始说了很多很多的这种数据,有了这样的一个数据之后,您怎么看待这个数据?包括我们决策今后是否按照数据有一种目标逐渐改善的这种过程?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实际上在国家的健康中国建设2035行动计划,包括教育部,包括国家卫健委都相应的出台了一些规范或者是约束,也指导各地确保学生体质健康的一些文件和指标。数据其实是为了服务于我们,一个方面是监测我们的目标到底还有多远,同时每年的变化是什么?从刚才我们看到的数据来讲,最近几年的学生体质健康的情况确实是在好转,但是肥胖的问题、近视的问题依然非常的严峻,所以需要我们持续用力,久久为功。这里面最突出的其实从中小学来讲主要是两件事:一个就是要真正的加大体育课和体育锻炼的时间和力度;另一个方面一定要把学生不合理的课业负担降下来;当然第三个方面政策扶持、政策保障包括督导也是必不可少的。

白岩松:今后我们中小学包括大学生的心理健康这个层面是否也在思考?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

是的,因为心理健康的问题其实跟体质健康的影响因素有很大的相似性。如果一个人久坐不动,而且课业负担过重,又没有充分的体育锻炼的时间,他不仅身体会出问题,精神上也会出问题。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说的“一增一减”,增加体育课和体育锻炼时间,增强学生的艺术教育、艺术实践活动和劳动教育,其实对于提高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也是同等重要的。

来源:全国校园足球暨体卫艺官方



  • 微信公众号

  • 移动APP

  • 官方微博

Copyright©2019 浙江省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指导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联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