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浙江快讯 > 新闻聚焦

新闻聚焦返回

裸眼视力考核纳入中考,近视要扣分?山西长治教育局新规引多方热议

发布于:2020-10-16

今年暑假,山西省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和网友热议。有网友质疑此举“涉嫌基因与经济双重歧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导向。


对此,新华每日电讯发表文章《近视要扣分:长治中考新规是倒逼护眼还是给学生增负》。澎湃新闻今天也发表了评论文章《马上评|视力纳入中考成绩:近视防控到底是谁的责任?》。对此,你怎么看?


近视要扣分:长治中考新规是倒逼护眼还是给学生增负


“视力受方方面面的影响,不是说改善就能改善的。”


“孩子们上学够辛苦了,眼睛坏了还被扣分。”


“政策的初衷应该是为了督促家庭和学校,更多关注孩子的健康吧。”

……


今年暑假,山西省长治市将把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结果纳入中考总成绩的消息,引发社会关注。有网友质疑此举“涉嫌基因与经济双重歧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好的导向。


“这两项考核,考生最后得分差距并不大,主要是想起到一个导向作用,引导青少年自觉加强体育锻炼、保护视力,提高身体素质。”面对公众质疑,长治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解释说。


长治市是在怎样的背景下推出这一中考改革措施的?具体将怎么实施?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裸眼视力纳入中考到底怎么“考”?


将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纳入中考,是长治市中考改革的一部分。2019年6月,长治市宣布从2022年开始,本市中考将增设学生综合素质评价50分,其中身体素质占20分。


这20分包括10分的过程性评价和10分的结果性评价。过程性评价重点考查学生参与各项体育活动、心理健康表现等情况;结果性评价主要考查学生体重、裸眼视力情况,各占5分。引发社会争议的,是身体素质评价中的这一部分。


对裸眼视力的考察,最高分和最低分最多相差两分。“我们将裸眼视力分为三档,大于等于4.9为正常视力,得5分,4.6到4.8之间为中度近视,得4分,小于等于4.5为重度近视,得3分。”长治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体重的考察则由体重指数(BMI)来衡量,男生15.8到22.8之间、女生16到22.6之间为正常,得5分;男生小于等于15.7、女生小于等于15.9为低体重,得4分;男生22.9到26之间、女生22.7到25.1之间为超重,得4分;男生大于等于26.1、女生大于等于25.2为肥胖,得3分。最高分和最低分同样相差两分。


是否会造成不公


“我认为这一教改措施的导向是好的,能督促家庭和学校早一点关注孩子的视力问题和健康,但需要细致的配套措施”,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屈光与低视力科副主任杨晓教授告诉记者,造成青少年近视的原因,一是先天性遗传因素,比如有高度近视家族史的孩子,出生时就有一定度数,六七岁时就已经是高度近视了;二是环境因素,也就是用眼不当,这一般是上小学后学业增加、户外活动减少造成的。


“如果没有更细化的规则考虑到这部分孩子,将是一种不公平。因为这些孩子的近视存在遗传易感性,并非用眼不当导致的。”杨晓说。


还有专家指出,不仅仅是近视,意外事故带来的损伤或其他病理性因素,也会造成裸眼视力下降。


对此,长治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回应称,对于先天性近视的学生,家长可提供孩子自近视以来的医院就诊及治疗相关证明材料,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可直接得5分;因意外事故导致裸眼视力受损的学生,可通过医疗部门出具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也可以得5分。


同样的,“对于吃含激素药物导致肥胖的学生,如果在用药期间,家长可提供医疗部门出具的诊断证明,学校审核公示无异议后得5分”,这位负责人说。


杨晓建议,视力纳入中考这一措施的制定和实施之间,最好有一定时间差,让大家有充足的准备时间。“近视基本上是不可逆的,对于已经近视的孩子,在知道这一消息后,即便开始重视保护视力,也很难达标。”


她说:“现在可以提出这一教改措施,但最好从绝大部分孩子还没近视的年龄段开始实施,让大家早点重视起来。进入小学前后是防止近视关键期,应该引导大家在入学前就开始注重视力问题。”


但孩子离中考尚远的家庭,往往很难关注到相关政策。李柯的妹妹目前在长治市区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在记者采访她之前,他们全家都不知道视力考核将纳入中考,老师也没提过这件事。长治市市民陆雨陶是一位三岁女孩的妈妈,她也没听说视力将纳入中考,“孩子太小了,还没到关心中考政策的时候”。


即便可能会吃亏,依然认同教改


“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我还蛮吃惊的,后来想想,这也是为了让家长和学校引起重视吧”,陈怡是长治市一位六年级男孩的妈妈,她第一次知道视力和体重将纳入中考,是在去年下半年某次家长会上,这个消息让大家震动,因为孩子班上“小眼镜”不少,更没有想到体重也和中考成绩挂钩。


陈怡告诉记者,儿子体重正常,但视力不太好,这也怪自己过去没太在意这个问题,在孩子小的时候没有足够重视。“这两年,我开始时不时提醒他要做眼保健操,也会监督他看书时间不要太长。”


尽管孩子将来中考可能会“吃亏”,陈怡仍然认同这一教改措施。“从长远看,我觉得把视力考核纳入中考挺好的,能起到警示作用,督促大家,形成自觉的保护意识。”


目前,除了监督孩子注意保护眼睛,陈怡还定期带着孩子去做眼部按摩,“即便不为中考,我也希望孩子的视力能够好一些。”


据介绍,在提出将把裸眼视力考核纳入中考的同时,长治市也推出了各种保护视力的措施:


一是要求中小学要对全体教师进行眼保健操培训,掌握规范动作,组织全体学生每天上午、下午各做一次眼保健操;


二是要求学校每天上午、下午各开展不少于半小时的大课间活动,保障体育和健康课程的课时;


三是减少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小学一二年级不再布置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书面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学生书面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


四是改善校园用眼环境,禁止中小学生带手机进校园;


五是每学期开展两次视力监测,学校和医疗卫生机构要把监测结果记入青少年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并对视力异常的学生进行提醒教育。


吴江是长治市一所中学初中二年级班主任,他班级的学生将是视力纳入中考教改开始后的第一批应考者。在这一措施的引导下,目前学校课间运动增加了,老师也会督促学生课余时间少看电视少玩手机。


吴江所教学的班级,超60%的学生都是近视,“班里的孩子,很多上初中时就已经戴着眼镜了,现在再强调是不是有点晚了?”吴江觉得对视力的重视,应该从更小开始。


“大家现在知道了这一教改措施,也明白了视力的重要性,但我们这里是农村,学生家庭条件比较一般,也没听说谁会专门花钱治疗近视。”吴江告诉记者。


裸眼视力检测能“作弊”吗?


有网友担心,家庭经济条件好的学生,可以通过做近视手术提高裸眼视力,也可以通过戴角膜塑形镜(OK镜),短时间里让裸眼视力得到提升,但不是每个家庭,都承担得起相关费用。视力纳入中考,对于家庭经济条件不同的学生,会不会不公平。


对于这一观点,杨晓认为不用过于担心。“做近视手术需要满足一些条件,要看最近两年近视度数的增加有没有稳定在50度以内,基本上18岁以后才能满足手术条件。还没中考的孩子多在15岁以下,一般来说医生是不会建议手术的。”


戴OK镜确实能提升裸眼视力,“对于近视100度到200度,一般一周就能恢复到正常裸眼视力,近视600度,一般需要三周到一个月,但是得坚持每天晚上戴。”杨晓告诉记者,“另外,适不适合戴OK镜也需要医生仔细评估”。


“经专家论证,学生在夜间佩戴OK镜后,第二天早上视力水平会有所提升,到下午后视力会逐渐减退”,长治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说,“因此,我们裸眼视力的测试时间,将安排在下午随机进行,这样可以有效地减少学生佩戴OK镜带来的影响”。


对此,杨晓指出,“戴OK镜早期确实会有下午视力减退的现象,但一个月以后,基本上全天都能保持裸眼视力稳定了。除非是近视度数比较高的情况,比如400度以上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没办法规避靠戴OK镜提升裸眼视力的现象,“有专门的仪器,能查出裸眼视力是不是靠戴OK镜提高的,还能查出本来有多少度的近视。比如飞行员录取,就是既不允许做近视手术也不准戴OK镜,因此体检时会有专门的机器进行检查。”杨晓说。


她认为没必要制止学生戴OK镜,“因为这确实是控制近视度数增长的有效方式”。


至于考核视力时戴隐形眼镜等作弊问题,杨晓认为不可能,“医生通过简单的检查,就能发觉是不是戴了隐形眼镜。”


青少年视力保护仍存在误区


8月27日,教育部调研显示,与2019年底相比,半年来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1.7%。严峻的数据,再次给青少年视觉健康敲响了警钟。


争议虽多,但长治市的教改措施,确实让大家更加意识到视力保护的重要性。目前,不少学校和家庭,对于如何保护方面还存在误区。记者采访了解到,在长治,无论是政策的制定,还是学校和家庭,都把眼保健操作为保护孩子视力的重要手段。但杨晓认为,眼保健操对视力的保护作用,与学业负担重、户外活动少等影响近视加深的因素比起来,其实是微不足道的,“仅仅能缓解眼疲劳”。


真正起作用的是户外活动,“现在很多学校出于安全考虑,不允许学生课间到外面去,但如果每天能坚持一到两个小时的户外活动,对视力的保护作用是非常大的”,杨晓强调,一定要有两个关键词,“户外”和“白天”,如果天已经黑了,或者在室内运动,那作用也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视力保护的认识误区在全国各地都存在。半年来学生近视率增加了11.7%,也许就跟疫情期间大多数时间待在家里,户外活动减少,使用电子产品时间增加有关。


杨晓还建议,应该像对待身高、体重那样,从幼儿园入园开始,建立孩子的屈光发育档案,每年记录他们的视力情况,这样能及时发现问题做出诊断。“而且,等拥有自己屈光发育档案的小朋友到中考时,相关机构根据早期的筛查数据,直接就能判断出,某个孩子的近视是不是遗传因素导致的。”


据长治市教育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从2019年开始,由当地卫健部门组织,长治市开始对全市中小学生进行视力监测,每学期两次。目前,部分学校已建立学生视力健康电子档案,其余学校将在2020年年底前完成。(部分采访对象为化名)


马上评|视力纳入中考成绩:近视防控到底是谁的责任?


裸眼视力大于等于4.9为正常视力,得5分,4.6到4.8之间为中度近视,得4分,小于等于4.5为重度近视,得3分……山西长治明确从2022年开始,将裸眼视力和体重考核纳入中考,虽然分值不高,最高分与最低分之间只差两分,但还是引发了广泛争议。


通过将近视、体重纳入中考,倒逼学生和家长重视身体素质,其初衷和良苦用心可以理解,但是这种方式却值得商榷。


一则,视力受多重因素影响,既有先天遗传因素,又与意外伤害、科学用眼情况等密切相关,将视力、体重纳入中考分值,有违公平。虽然政策也考虑了先天性近视、意外事故导致视力受损等情况,但仍不够细化,实际上很难覆盖更复杂的原因。


二则,我国中小学生近视率居高不下,而且进一步低龄化,最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学业压力过大、户外运动过少、电子产品使用过多等。


比如,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中小学校开展了大规模的线上教育教学,观看电子屏幕的时间明显增加,近视率随之大幅上升。教育部的数据显示,与2019年年底相比,这半年的近视率增加了11.7%,其中小学生的近视率增加了15.2%,初中学生增加了8.2个百分点,而高中学生增加了3.8个百分点。所以,从根源上来说,防控近视要也就从减轻学业压力、增加户外运动,改善用眼环境入手,而这更多是政府、学校的责任。


2018年,教育部等部门联合出台《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明确“将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总体近视率和体质健康状况纳入政府绩效考核指标,严禁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单纯以学生考试成绩和学校升学率考核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方案明确了地方政府以及学校的责任,将近视防控成效作为对地方政府以及学校的刚性约束,倒逼政府和学校摒弃以牺牲学生身心健康为代价的错误政绩观,落实近视防控责任。


在学业压力、升学压力依然,户外运动时间难以保障的情况下,将视力纳入中考,显然将进一步加大学生和家长的心理负担和经济负担。学生背负升学压力,必须刻苦学习,承担视力下降的风险,而另外一方面要为自身近视下降,中考被扣分负责,由此可能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项改革是将近视防控的责任和压力转移给了学生和家长。


在把裸眼视力考核纳入中考的同时,长治市也推出了各种保护视力的措施,包括规范眼保健操、保障体育和健康课程以及减轻中小学生学业负担等措施,改善校园用眼环境,禁止中小学生带手机进校园等。这些举措是防控近视的正途,但这恰恰又是实现近视防控目标的难点所在。尤其是减负,且不说能否真正落实,就算落实了也可能陷入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的怪圈,因此,负担过重背后的教育评价方式的改革更为重要。


总而言之,近视防控涉及多个主体,需要教育、卫生、体育、财政等部门的共同参与。学生承担爱护自身视力的重要责任,有必要引导学生和家长重视近视防控,培养科学用眼习惯。但近视防控的整体效果以及学生的用眼行为,主要还是受各类政策影响,假如近视整体防控效果不好,该问责应是政府和学校,学生已经承担了视力下降的后果,再将视力与升学挂钩,让学生为视力下降埋单,显然不可取。


当然,长治这项政策出台的程序也值得追问一句:事关中考和广大考生的切身利益,是否征求过家长、专家等群体的意见?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澎湃新闻  

  • 微信公众号

  • 移动APP

  • 官方微博

Copyright©2019 浙江省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指导中心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联科科技